IN FOCUS: Matt Lipps | The Craft of Constructed Photography | PHOTOFAIRS

「聚焦」: 马特·里普斯 | 构成摄影的技巧

© Matt Lipps, Align, When Figure Becomes Ground,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走过二十年的创作生涯,美国艺术家马特·里普斯(Matt Lipps)完善了他独特的摄影拼贴风格。他的灵感萌芽于90年代光鲜靓丽的时尚杂志,当年十几岁的他会拿着杂志仔细研究,进而开始探索时尚摄影艺术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诠释。马特的作品永久珍藏于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和盖蒂美术馆(The Getty)等著名机构。影像艺术博览会很高兴能在2017年的影像旧金山艺术博览会上与Jessica Silverman画廊一同展示他的作品。

本周「聚焦」访谈,我们和马特讨论了他对这些标志性时尚影像的迷恋,其创作中关于“构成”摄影和“获得”摄影的概念,也深入了解了一下他在Jessica Silverman画廊的最新个展“当人物成为背景”(Where Figure Becomes Ground)……

Matt Lipps, Fluid, When Figure Becomes Ground,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PF:您最近在Jessica Silverman画廊的个展“当人物成为背景”精妙地将90年代标志性时尚运动和纪实摄影融合在了一起。为什么选择将这两者并列呈现?

ML: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一个所谓的决定性瞬间,这是一个逐步形成的过程,早在我有意识进入艺术领域前就开始了。1990年我15岁,在摄影方面走了两条平行的路线。一条展示在公众面前,因为摄影有属于艺术的部分,所以我学习了相关的技术、历史和理论知识;另一条则存在于私密的空间,卧室里年少、古怪的男孩为时尚杂志中华丽迷人的超模世界深深着迷。前者虽满足了我的理性诉求,激发了我对摄影设备方方面面的好奇心,但却是后者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亲密关系和安心,我知道琳达、克里斯蒂、奈奥米和其他杂志女模特能带我安然度过颠簸的青春期,帮我塑造一个可靠的自我。这两条迥然不同道路催生出的照片大相径庭……但我们把它们都称为摄影,很有趣不是吗?时尚摄影和新闻摄影的交集在哪里?这两种不同的题材是如何有效利用摄影的魔力来制造情感,编写身份,扭曲记忆和主宰欲望的?在动态与静态影像飞速发展并将其他沟通媒介抛在后面的时候,面对与图像一同存在的生活,我们的描述语言却没有跟上脚步。因此,我的创作冲动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为1990年代时尚摄影做直白的索引并归入个人版的摄影史里,一是将不同形态的摄影观察、摄影学习和影像创作做个调和。

© Matt Lipps, Cut!, When Figure Becomes Ground,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PF: 在童年时代,据说您会沉迷于阅读《时尚》(Vogue)、 《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等流行杂志。您记得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吗?那时候如果看到心仪的照片你会怎么做?

ML: 当时我认为,做艺术家就是把摄影当职业,现在回过头看,当时这个想法有点好笑。高中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可以在艺术创作上走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风,然后白天拍时尚大片谋生。16岁的时候我让家里订《时尚》之类的杂志来研究时尚影像。仔细观察模特的眼睛,有时能看到摄影棚布景的倒影,这样就能模仿着拍出类似的效果。我其实对杂志90%的内容都不感兴趣,所以就开始做剪报,把留着做参考的页面拆出来,把最喜爱的照片放进纸张保护袋里再用活页夹整理到一起。我最喜欢大型广告版面,很快就搜集了很多,每个月都有好几张图片。我最开始剪的就是这些模特照,剪完贴在硬纸板上,然后把它们立起来。我会把这些超模们立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像是这些小女人在我的书架上,床头板上和音响上时不时开着华丽的鸡尾酒会一样。

PF: 您的作品可以归于构成摄影这一类。您觉得通过拼贴照片能“构成”并展开自己要讲的故事吗?

ML: 我觉得人类需要在自己周围放上能反映内心欲望的影像,也就是说当注视着一幅能体现某种欲望的影像时,该欲望就能显现出来。回顾拼贴艺术的历史,很多创作冲动是通过剪切粘贴多张图片来打造另一种世界,有些政治意图明显,而有些更隐晦和自我。一直以来吸引我的作品都有力地证明了,被边缘化的,权力被剥夺的人群,更倾向于将拼贴作品当作个人或政治诉求的工具来使用,这点在性少数(LGBTQIA)群体中尤为明显。最初,我希望通过特定类型的人体图片分享自己的私密空间,所以采用了这种方式。但随着对各时期影像探索的深入,我不再希望构建一条线性的或框定好的叙事,而是希望给出“选择你自己的冒险”这类提示,让观众重新思考自己对熟悉的照片所建立的叙事。

© Matt Lipps, Dance, When Figure Becomes Ground,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当一张照片或拍摄者你在网上都搜不到,当它保留了陌生人的那份‘陌生’,那这种照片才真正的神秘,才最吸引我

马特·里普斯

PF: 您觉得构成摄影/修饰摄影向我们展示了当代摄影的哪一方面?是否给予了艺术家更多的创作自由度?

ML: 我们消费影像的速度之快和视觉素养之高让人又喜又忧!无论人像、静物、风景也好,乃至抽象影像也罢,现在要让一位艺术家拍一张代表世界的照片并获得以往那样的共鸣是很难的了。不是完全不可能……但越来越罕见了。总得来说,人像摄影就只会是那个人像,风景摄影也永远就是那片风景。但人像与风景摆在一起就不是那么非黑即白了。影像的意义变得无常,观者在思考如何理解这样摆放图像的时候,思维开始变得活跃,对作品产生出多种解读。因此,我觉得这给艺术家的作品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和潜力。

© Matt Lipps, Library, 2012-2013.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PF:《库》系列(2012-2013)致敬了摄影媒介丰富的历史。您是否认为许多基本的摄影技巧和方法在新媒体时代已经遗失或被遗忘了呢?

ML: 某些方面可能已经消失,我指的是那些只有在传统化学暗房才能进行的创意实验。但我认为摄影的影像捕捉部分(拍照)没有多大变化。《库》(Library)系列取材自1972年的时代生活丛书《Life Library of Photography》,书中那浩如烟海的素材令人称道。丛书的编辑们肯定想象不到摄影在当前人们社交生活中的地位,但他们肯定希望写一部关于视觉教养的书,教大家拍照的正确方法!我觉得我们拍照时还是会遵循这些经典法则的。不仅如此,手机镜头和编辑软件也在尽可能帮助我们接近这些标准。这两种情况碰在一起(拍照的模式和成像的方法),让你在没有脚本可参照的时候,不至于拍出水平大相径庭的照片,并且也允许你犯错。教摄影最棒的部分就是挑战学员的常识,让他们忘掉一些学过的摄影概念,在试验中进行再创造,拥抱失败。

PF: 在资料库中为作品选取“获得摄影”素材的时候,您会不会纠结哪种照片更吸引当代观众?您会花多少功夫研究照片背后的历史和故事?

ML: 我把自己的研究比作航海……重要的是我与图片互相的追求和愉悦本身。当我掠过书和杂志的页面,我要寻找的就是那一张能与我对上眼的图片。就像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所谓的“意趣”(studium)和“刺点”(punctum),很多图片从我眼前闪过,有那么几张能透过摄影这层介质刺到我,仿佛这决定是替我做的,而我的难题是要去理解其中的原因,并阐释为什么。我会去读一下照片标题,记下摄影师和拍摄日期,帮我创造语境。不过,当一张照片或拍摄者,是你在网上都搜不到的,当它保留了陌生人的那份‘陌生’,那么这样的照片才体现了真正的神秘,才是最吸引我的。

© Matt Lipps, Tug, When Figure Becomes Ground,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essica Silverman Gallery (San Francisco)

点击这里,进一步了解马特·里普斯和Jessica Silverman画廊

想要阅读更多,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