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说:Erica Baum|深入挖掘文本与图像 | PHOTOFAIRS

艺术家说:Erica Baum|深入挖掘文本与图像

我想要不以整体去呈现一种特定环境。视角是倾斜的和重新语境化了。

Erica Baum的摄影作品对文本与图像进行深入挖掘。硕士学习人类学的她,以书籍、黑板、报纸、卡片目录、钢琴滚筒、缝纫图案等为原始素材进行创作。这些极具说服力的人造物产生诗意的信息,从而反映出资讯与材料如何在人类共同的流行文化中进行传播与扩散。

就这一特殊的关注点,她进一步解释说:“我思考结构和系统,以及一种有趣的互动如何能产生深刻的见解,并提供新的意义。”她的创作颠覆了街头摄影的传统,以直觉的方式构建主题,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将其去文本化,以便驾驭那些暗示着超出其原始情境之外的有意义的瞬间。目前,Erica Baum在柏林KLEMM'S画廊(柏林)所举办的个展“一件斗篷,一种方法”(A Method of A Cloak)已延长至6月,更多细节可浏览画廊网站。而在这里,影像艺术博览会将与艺术家展开对话,探索她的有趣实践。

The Public Imagination © Erica Baum

PF:你好,Erica,怎样的事物会吸引你进行创作?你创作中涉及的主题又有哪些?

Erica Baum:我为词语所产生的并质感和历史感着迷,有时当人们说出某个词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全部含义。因此,我想要通过我的创作去呈现一种特定环境,但却不以一种整体性去呈现。我们看待这种环境的视角可以是倾斜的,可以是被重新语境化了的。在浸没的观看中,人们往往会保留一定的意识,以获取一些信息,但更加占据主导地位的是视觉和语义的经验。在我的创作中,素材是人们熟悉的,但其提供的感受却是全新的。这就构成了我们认知的张力,陌生感和多种可能性的差异:一边是我们通常所知的事物,一边是我们可以通过不同方式去看待它的这一事实。

在尊重特定主题的约束、书籍页面的顺序或图书馆自身的参考系统的同时,我在创作中还提出了一种可视化的元语言,混合了历史和幽默,以显示文化结构中不同的、以往听不到的刺耳杂音。这反映出动作和对象之间的密切而直接的接触——打开一个装满卡片的抽屉,翻开一本书,折叠一页纸——进而提醒观众,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许多有意义的视觉惊喜正围绕着我们。

Forever Foe © Erica Baum

PF:通过将图像和文本结合在一起,您的作品占据了一个有趣的空间——在照片和诗歌之间摇摆。 您在这样的艺术实践中想要探索什么,文本还是图像?

Erica Baum:两者我都想探索。我享受印刷材料的视觉呈现,纸张的质感和各种字体。虽然图像具有视觉属性是至关重要的,但我也注意到,如果有单词,它们将直接或间接地承载某种意义。有时,我的作品总会有文本或图像的倾向性,亦或者兼顾两者。例如,《狗耳朵》(Dog Ear)系列,就既有文字又有图像,我虽然是从文字开始创作,但视觉也要起作用。而《肉眼》(Naked Eye)系列,则更多参考文字,字母和书籍的结构,就像一个物体,围绕着页面顺序进行排列。可即便如此,对于那个系列来说,视觉却占据主导地位。到了我的最新创作《模式》(Patterns)系列中,文本和图像就几乎产生了一个交集。我在创作中不断地寻找合适的文字,而所谓合适的文字却只有在视觉所决定的框架中才能变得栩栩如生。这是诗人Gertrude Stein带给我的启发,我能感觉到她是多么喜欢她的文字,这些文字就像不同的对象一样,让我们愉悦。

Worry © Erica Baum

PF: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最近KLEMM'S画廊举办的个展“一件斗篷,一种方法”(A Method of A Cloak)?

Erica Baum:这次在KLEMM'S画廊举办的展览(以及在杜塞尔多夫的Markus Luttgen画廊举办的相关展览),展出了一系列摄影与缝纫图案相结合的创作。大部分20世纪的缝纫图案,被工厂折叠好放进信封,并附上一本制作手册,指导人们如何亲自动手。这种缝纫图案中的半透明纱纸材质,以及偶尔出现的单词、图表和信息,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

展览的标题选自诗人Gertrude Stein的《软纽扣》(Tender Buttons)中的诗句:“一次攀爬至一条直线,一条直线交换一根藤杖,一场绝望的冒险,一把勇气,一只时钟,这一切都是一个系统,一个有感觉的系统,一个顺从的系统,一个成功的系统,这一切都是迷人深沉的银色。”之所以做这一选择是因为,我近期在纽约Bureau的展览引自Gertrude Stein的另一首诗《长裙》(A Long Dress),“是什么电流使机器,使它噼啪作响,是什么电流呈现出一条长长的线和必要的腰线。这是什么电流。风是什么,风是什么。哪里是宁静的长度,它就有一个黑暗的地方不是黑暗的地方,只有一个白色和红色是黑色,只有一个黄色和绿色是蓝色,一个粉红色是猩红,一个蝴蝶结是各种颜色。一条线能区分它。一条线可以区分它。”照片及缝纫图案中的语义层和视觉性与诗人在短文中所表达的词义之间的滑动和文字边界的松散相呼应。

这些图案系列作品目前正在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展出,展览的主题主要围绕该馆的收藏,名为《制造知识:1950-2019年艺术中的工艺》(Making Knowing: Craft in Art 1950-2019)。

Untitled (Reality) © Erica Baum

PF:现代主义运动或过去的艺术运动对你的实践有多大的启发?

Erica Baum:现代主义仍然呈现出开放的状态,并持续与今天的问题产生共鸣。

PF:你是如何找到这些有待发现的语言碎片并进行拍摄的?你是否储存了大量的材料,然后浏览,如果是,你会把它编目吗?或者更多的情况是,当你看到剪报、古董平装书和其他你想要拍摄的文学作品时,你就为此创造了一篇视觉文章?

Erica Baum:我总是在寻找,看我是否能找到一些东西,发展成一个新的系列。我的早期项目,使用到了学校黑板上被部分擦掉的粉笔字和图书馆的卡片目录,于是我就得不停地跑不同的教室和图书馆,以便发展和扩大这一系列。但目前,我的工作使用的是一些我可以在工作室里获取并保存的东西。最近几年,我在几个不同的系列之间交替创作,所以我的工作室里堆满了报纸、书籍、缝纫图案以及其他材料。我记得,一开始我是在爱丁堡的一家旧货店买了一些缝纫图案。但我一直没有打开它们,这些图案在我家放了足足一年多。一方面,当时我正在做其他的项目,另一方面也因为我不想过早结束这段神秘的期待。对我而言,如果一个材料是富有成效的,那么使用这一材料所进行创作的系列就可以是无限的。  

Nuzzle © Erica Baum

点击 KLEMM'S 画廊(柏林) ,即可了解更多信息。
现通过注册影像艺术博览会资讯,获知更多影像艺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