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TAKEOVER: Kurt Tong | Finding the Motherland | PHOTOFAIRS

艺术家说: 唐景锋 | 寻找故土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唐景锋,执着于通过摄影寻找自己的本根文化。他的作品具备跨学科性,在之前的创作中,他还在摄影之外,对雕塑、中国水墨和写作加以研究,已在Arles (法国), Jen Bekman 画廊(美国) 和 Compton Verney (英国)举办个展。2019年,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上,大约有30000观众在绝版影像馆(新竹)的展位上,欣赏到了他的作品。当时,我们通过视频形式采访了唐景锋,现在“艺术家说”栏目中,再次以文字形式与更多朋友分享其中的重要内容。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PF:能否请你解释一下你的参展作品?你想要告诉观众什么?

KT:大家好,我是唐景锋。2019年,我凭借作品《唐水,黄土》参展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创作这件作品的动机是,我想知道,我与中国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在我之前的作品中,我曾追溯自己的祖先,这让我意识到我从没真正感受过中国。我在香港出生,海外长大,对于自己的家乡,我已找不到任何关联,因此我想探索中国/故土对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的父辈是在海上工作的,既有渔民,也有甲板工。为了与他们产生连结,我将负片扔进家乡的海水里,从而造成某种的破坏痕迹。而我的外公是地主,所以我在拜访外公老宅的时候,将另一张照片用踩踏的方式毁掉。从这两幅作品出发,我萌上了去中国其他地方到处看看的念头。我买了一台1980年代的照相机,因为每当我想象中国的时候,我总会想起1980年代的中国电视纪录片。带着这台新相机,我走遍中国各处,寻找与我产生共鸣的场景,拍摄的照片则几乎构成一种对中国的浪漫描述。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在带着相机到处拍摄的日子里,我第一次走进了中国东北和西北的非旅游区。那里的景色简直太棒了,我深受感动,并立刻觉得我与中国紧紧相连。我心想:这儿就是我的故土。但当我跟人打交道的时候,我又备受打击。我的普通话不好,几乎不能与他们交流。随即,我意识到我不属于这里。你可以看到,这个系列是从一小群人走入一个广阔的风景开始的,而当我离得越来越近,甚至直面我的眼前人时,我却在捕捉人们疏离的瞬间,没有人在彼此关注,更没有人在关注我。这就是我无法融入人群的感受。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PF:能否从这个系列中选出某个具体的作品,进一步展开与我们分享?

KT:如果只能选择一幅作品的话,我想我会选择这张拍摄于泸州的照片。当我想拍这座不可思议的桥时,我注意到桥下的人正独自坐着。这恰好表明了我的感受:在一个地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度,景观和建筑成为了主导,而我只是其中孤立无援的一小部分人。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PF:在你看来,今天的当代摄影有哪些变化?

KT:我想,作为一种古老的发明,摄影本身存在种种限制。因此,许多艺术家都试图丰富它的语言。从我的早期创作到我的近期创作,我一直将摄影与其他媒介进行融合。在这个系列中,你可以看到行为的元素,例如我将负片扔进水里,或者在不同环境中踩踏。如果你看过我的其他作品,就会知道我也很喜欢在创作中加入参与性的元素,比如我曾邀请观众在展览空间里喝茶。与此同时,我也做雕塑,部分创作还涉及中国水墨。我并不害怕用摄影之外的媒介讲述一些故事。在当代艺术中,从各大艺博会和展览上,你也可以注意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正在拓展摄影的语言及其作为媒介的边界。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PF:你对那些有志从事摄影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

KT:对我而言,受益非凡的是我年轻人曾是摄影记者。那时,我并不知道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使我兴奋。后来,在某个时刻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寻找不存在的事物。我想,我的整个艺术生涯和艺术语言就是从这样审视自我的时刻开始发展的。当我女儿出生时,我发现自己对中文一窍不通,根本没办法教她讲中国话,于是我通过艺术探索来寻找自己的声音。我开始专注于那些对我而言特别私人的事情,这使我创作出更好的作品。现在,我知道我在找什么,剩下的问题就是,我能不能找到它。

© Kurt Tong. Sweet Water Bitter Earth, 2014-16. Courtesy of UP Gallery (Hsinchu City)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有关绝版影像馆的信息。

想要阅读更多“艺术家说”栏目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