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TAKEOVER: Zheng Fang | Time Space Gallery | PHOTOFAIRS

艺术家说 | 郑芳:那些让我魂牵梦绕、非拍不可的画面令我敬畏,小心翼翼

绘图是我创作的前身,而呈现它几乎是一种下意识与本能,如同一面创作一面演奏,一面想象一面绘画。

郑芳,舞蹈家出身,2015年底开始接触摄影,喜欢拍摄人,或者与人有关的景和物。2018年6月,郑芳成立个人摄影工作室,并转向观念摄影,开始挖掘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 作为2020年『曝光奖』的入围艺术家,郑芳在此次『点亮屏幕』中,所呈现的是一组名为《即兴幻想曲》的作品。受超现实主义的启发,她将那些在睡梦、失眠、安静、烦躁时出现的感觉,或是无厘头、无法解释、无缘由在脑中闪现的画面,经过调整后再拍摄出来。在创作中,郑芳运用了肢体语言和身体符号去表述她的深层心理,并营造出了一种并不常存于客观世界却又毫无违和感的画面,从而呼应了超现实主义的推广者布雷顿提出的“化解向来存在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冲突,而达于一种绝对的真实,一种超越的真实” 。在今天的「艺术家说」中,我们很高兴邀请到郑芳,来分享她创作过程中的所思所想。

©郑芳,《即兴幻想曲 No.03》,2019 ;图片提供 | 时光空间(北京& 郑州)

我的工作台和床头各放有绘本,方便随时记录。通常在睡前或失眠时,身体疲惫或脑子异常活跃时,一些画面便会出现。有些画面似乎是凭空勾画出的,脑中一闪,毫无缘由;有些是看到某些影像后加以重组出现的,而这些重组似乎被一种感觉所影响,仿佛梦境,你不可预知,不可设定,但这又是一种强烈的感知,它让我感到随性,更让我兴奋。

当它在脑中闪现的那一刻,它已经在那里了,在绘本上、墙上、桌子上、镜子里,或在房间的某个角落里。我允许它在这里停留,也时常瞄它几眼,直到我们熟悉了,就把它呈现出来。有一些我会慢慢淡忘掉,让它只停留在绘本上,而那些让我魂牵梦绕、非拍不可的画面令我敬畏,小心翼翼。这种感受很刺激,它会激发出强烈的本体感。

©郑芳,《即兴幻想曲 No.04》,2019 ;图片提供 | 时光空间(北京& 郑州)

绘图是我创作的前身,而呈现它几乎是一种下意识与本能,如同一面创作一面演奏,一面想象一面绘画。它来自环境、情绪、画面等多种因素的激发,以至于多重瞬间产生之间的主脉搭建出不同的分支,便构成了这组作品的旋律变化。

具像不是我追求的,将生活和画面中的时空顺序重新排列,用一系列抽象的和诗化的肢体姿态才更有趣。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深层次地勾画出生活及人的内在,虽然这种“艺术形象” 不是真实的,但它却能强烈的表达“真情”、“真意”,使人的心灵受到触动。在语义上必然产生某种不确定性、多义性和模糊性的特征,而正是如此,以“肢体语言”为特征的艺术,具有更强大的表现力,给予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它所创造的是一个完全艺术化了的“现实”,我希望它可把我们带入一个无限的遐想世界,让人们在无限的想象中找到自我,肯定自我,使现实生活中的不可能成为可能。

©郑芳,《即兴幻想曲 No.02》,2019 ;图片提供 | 时光空间(北京& 郑州)

肢体是这组作品的主线,也是语言符号。人的肢体姿态作为艺术表现的载体,一方面传递、表达人类社会那些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思想情感和内心感受;另一方面,这一富有韵律、流动感而又具虚拟性、象征性的表现形式,又呈现出丰富的意象语言。

在创作中,不用顾虑什么才最能回归自我,这也是我最为享受的一个过程。接下去,我会继续寻找那些隐藏在表象和皮囊下的本质,以及规则和制度之外的东西。越看不清却越想看清,越受限却越想挣脱,这就是瘾!